《攝影與現象的解構》 作者/傑克毛(瑞裕)

《攝影與現象的解構》      作者/傑克毛(瑞裕)

    攝影的本質是什麼?這問題就如同詢問人生一意義一般,答案很多種,每個人所持

論皆不相同,但在攝影上面,有一點是與本質分不開的,我想就是,現象的解構能力。

    何謂解構,這個名詞相對於建構而言,建構可能對於大多的人比較易懂,例如我們

對於傳統價值的概念,三綱五常、兄友弟恭、父慈子孝,這些觀念深植人心,如果我們

思考一下這些價值的本身,何處而來?便可以質疑,這些是教化的結果,因為我們可以

大膽推測,人生下來,即使懂得愛親人,但是也不知道怎樣的實際行動,才算是孝順父

母吧?在觀念的建構之下,我們對於親人的看待方式,對於家庭的模式,都有一定程度

的知覺和意識,如果一個不善於思考的人,對於這些觀念,會覺得是以為孟子所說,此

乃人之四端,人生而有之。但其實這些,就如前述所說,是人類建構出來的一種觀念和

現象。

    而解構呢?攝影用觀景窗的大小去看世界,對於現象的全知,就是一種解構能力。

攝影者在拍攝的場所環境,所接觸到的和感受的,都是在建構好的現象之中,而拍照,

即是取決某個時空的一部份,在時空中抽取片段瞬間,這樣出產的東西,打破了全知的

建構,他不再是去表達,環境中所有的人事地物,只窺探的是某個部分而已,這就是攝

影的基本特質,即使用全景相機,也無法全知全能。

    而攝影的內涵,就在於解構之後。一張照片可以動人,引人注目,作者與觀者都能

興起共鳴,這些全看解構之後所產生的「新的建構」。也就是說,攝影將現象解構之後

,投入自己主觀的感受,把想表達的思想內涵,或者對於現象的詮釋,作一個別於真實

的見解,在照片上賦予新的意義,使照片產生出自己的感覺思想,在解構現象之後,重

新建構另一個,新的現象的意義內涵出來。

簡單的說,攝影瓦解了真實,重新建立了作者所賦予的意義內涵。

    當然,現在高度曝光的「攝影作品」,大多追尋的是,一種對於現象,全知的能力

,試圖追求上帝的扮演,這樣只是流於在建構之中,表達既有存在的現象,而使得作品

,缺乏作者自己的思想情感,成了事實的複製者!

    動人的作品,便是在解構之後,作者能賦予新的現實多少意義,重新給予多少生命

價值,這些所建立的「新的建構」,才能有別於真實,產生不同於真實現象的意義,而

令作品才具藝術價值。

    我想,如果照片只是真實現象的複製,那用DV可能又快又全知,如是,攝影也失去

的了存在價值。

    舉例而言,在我網誌的《戀人絮語 Valentine’s Whisper》、《B棟7樓》、《尋找

存在》這三個系列之中,便是對於現象的大幅解構,沒有一處是複製真實而存在,而即

使其中《B棟7樓》最貼近事實,因為這系列所拍攝的人地物,是最相近的,但是我在拍

攝的過程,預設了自己想表達的感覺,想呈現的氛圍,想表達一種自身經歷過的經驗,

才按下快門,所以看起來,就不像「生活照」,也不會平凡而無意義。

    而套組連作的呈現方式,和單張的攝影作品,又是不同方式的建構,下次有機會再

寫出心得,與大家分享好了。